<var id="t3nh5"></var>
<var id="t3nh5"></var><var id="t3nh5"><video id="t3nh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t3nh5"><strike id="t3nh5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t3nh5"><video id="t3nh5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t3nh5"><video id="t3nh5"><thead id="t3nh5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t3nh5"><strike id="t3nh5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t3nh5"><video id="t3nh5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t3nh5"><video id="t3nh5"><menuitem id="t3nh5"></menuitem></video></cite><ins id="t3nh5"><span id="t3nh5"></span></ins><var id="t3nh5"><video id="t3nh5"></video></var>
<var id="t3nh5"></var>
<var id="t3nh5"></var>
<var id="t3nh5"><video id="t3nh5"><thead id="t3nh5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thead id="t3nh5"><ins id="t3nh5"></ins></thead><menuitem id="t3nh5"></menuitem>
我的账户
长春信息港

自媒体资讯干货

亲爱的游客,欢迎!

已有账号,请

立即登录

如尚未注册?

加入我们
  • 客服电话
    点击联系客服

    在线时间:8:00-16:00

    客服电话

    400-000-0000

    电子邮件

    xjubao@163.com
  • APP下载

    长春信息港APP

    随时随地掌握行业动态

  • 官方微信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关注长春信息港公众号

长春信息港 网站首页 资讯列表 资讯内容

海南南强:是谁改变了百年南洋侨村 | 正午·行走中国

2019-12-16 发布于 长春信息港
国际学校

原标题:海南南强:是谁改变了百年南洋侨村 | 正午·行走中国 来源:界面新闻

南强村面对着万泉河的入???,三百年前,一群福建移民来到这里定居。如今,南强是为数不多的保存完整的琼东侨村。2017年,碧桂园“美丽乡村”的总监史庆杰来到南强,寻找村里保存完好的老房子,改建成民宿、书吧和艺术家工作室,年限到了再交还给村民运营。他也曾自问:一个年轻人,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村子里?一年过去,他才想明白,他们正参与的,是一个古老侨村的现代化。

2019年12月16日林舒 杨语 北京来源:界面新闻

正午

摄影|林舒

撰文|杨语

七月上旬,正是海南一年中最热的时候。从美兰机场出来,搭上东线环岛高铁,一路往南开。一个小时后,风景从大片的胡椒、橡胶,逐渐变为稻田、水牛和槟榔,博鳌到了。我们搭上一辆出租车,又钻进树丛里。从资料上看,南强是个小村子,但这里的出租车司机似乎都知道它。新铺的柏油路在太阳下黝黑黝黑,路边成排的小叶桉,零星的台湾相思,羊蹄甲和樟树飞快掠过。驶过一座架在万泉河上的桥,南强村就到了。

南强村有个气派的大门。大门后面,是老村支书莫泽海种的一片黄花梨。往村里走,成排的尖顶,连成长片的青烧砖建成的墙,都在表明,这是个多么典型的琼东农村。

但是,2018年,碧桂园海南区域南强村美丽乡村项目总监史庆杰初到南强时,却觉得这村子有些破败。居民大多还住在这些建于几十年前、甚至上百年前的房屋里。在雨水多年的侵蚀下,青烧砖,浮雕和屋顶的瓦片已经被腐蚀得黑乎乎的。村里的水泥路也坑坑洼洼。和周边盖了一栋又一栋新的平顶房的农村比,南强村的时间似乎还停留在几十年前。

南强村面对着万泉河的入???,三百年前,一群福建移民来到这里定居。他们在近海的土地上种植水稻和地瓜,在山坡上种槟榔,在村里养鸡,在稻田里养鹅。入??诘暮铀锬懿兜剿壮啤昂B薹恰坝?,肉质有河鱼的细腻,又有海鱼的鲜和结实。驾船出海,则有无数海产可供捕捞。现在,从村口看出去,是万泉河对岸的博鳌亚洲论坛永久会址。

像海南的其他农村一样,宗族观念在南强村非常重要。在一户典型的南强人家,正厅正对着大门位置,总有一个香炉供着所有的“公”,也就是祖先。南强人的日常生活,吃饭,会客,孩子玩闹,都在这个香炉下进行。

清末民初,兴起了下南洋的风潮。先是有几户人家到马来西亚或者新加坡,开咖啡馆,餐馆,做生意,或者只是打杂工。1938年,达到顶点。人们合伙坐木船出海,从万泉河出海,沿着海南东部的海岸线航行,之后穿过北部湾,沿着越南的海岸线一路南下。一些人在马来西亚下船,一些人在新加坡下船,剩下的人一直开到印度尼西亚。

在异乡的人没有忘记家里的香炉和祖屋。赚到钱,拍了照片,总要寄回家。陆续有人回家修缮祖屋,把东南亚的元素也加入其中:印尼的花砖,南洋风格的吊灯,外墙色彩鲜艳的浮雕。只是如今风吹雨淋,已经看不出过去的颜色和形态。即使回不来,也要把照片寄给亲戚,挂在自家墙上。

南强是为数不多的保存完整的琼东侨村。当地人知道这些老建筑的价值,在博鳌亚洲论坛的对面,在“国际旅游岛”的背景下,它是本土文化和本土特色的代表,也是不可多得的旅游资源??墒谴謇锏哪昵崛艘陨稀奥糜畏埂?,只能到附近的酒店、镇上的餐厅去打工。

莫泽海也是位老华侨。1939年,为了躲避战乱,他的父亲带着全家人移民到新加坡,在那里扎下了根。五十年代初,海南解放,母亲带着莫泽?;氐侥锨可?,打理祖屋。建设“国际旅游岛”的消息传来,莫泽海也试图带领村民从旅游产业里分一杯羹。他发起村民参股投资农家乐“花梨人家”,名字源于村口的几棵海南黄花梨。骑车环岛的游客大多来这里用餐,也来这里住宿,在假日里更是火爆。但这远远不够,传统建筑的优势没有得到发挥。

2017年,碧桂园“美丽乡村”的总监史庆杰来到南强。他的任务,是帮助这个村子进行?;ば愿脑?,寻找村里保存完好的老房子,改建成民宿、书吧和艺术家工作室,年限到了再交还给村民运营。

这个任务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却不简单。最大的问题,是如何获得当地人的支持。在南强村民的眼里,史庆杰是个“大陆人”。最明显的,从外表来看,他就是个外人。他身材高大,皮肤白净,还不懂说海南话。村民不信任他,村里流传着一种猜测:“他们要骗我们的房子,给了就拿不回来了?!?/p>

这时,出手相助的是老村支书莫泽海。

莫泽海的家人大多还在新加坡,他们的祖屋都空着,有些已经破败。同家人沟通后,他把房子交由碧桂园来打造。

两个月后,民宿“凤凰客栈”建起来了,它保留了房屋、庭院原本的结构和建筑材料,连屋内的家具,也是海南农村传统的样式?!胺锩榘伞币步ㄆ鹄戳?,不只是游客,村里的孩子们也有了看书的地方。

很多时候,村子似乎没有变。院墙上依然摇曳着三角梅,凤鸣书吧门口的野番石榴树也还在结果,不知从哪个方向吹来的风,带来了槟榔花的味道,熟落在地上的红果子散发出一阵阵香味,和九里香的味道混在一起,构成了村庄的夜晚。

但村子又确实不一样了,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也换成了青烧砖,路面干净,改造好的建筑和旧的建筑立在一起,发出新的吸引力。

但村民们的顾虑还没打消,尤其是那些在民宿和书吧工作,以及负责村庄日常清洁的村民。他们觉得,自己成了被管理者,而管理他们的是个空降的大陆人。他们经常当着史庆杰的面说海南话,需要人打扫的时候,就悄悄躲开。

史庆杰很是苦恼。

为了能融入当地,赢得村民的信任,史庆杰颇费了一番努力。一开始,他无法理解村里的生活,习惯了都市的他,觉得这里太悠闲了。每天上午七点左右,村民们起来喂鸡,浇菜,然后就去博鳌镇上吃早餐。早餐有时吃半个小时,有时吃一个上午,可以是一碗粉汤或炒粉,也可以是面包,配一杯加炼乳的红茶、或当地咖啡。这种咖啡也不像他平??吹降?,是将咖啡豆磨成粉后,大锅翻炒,最后加入沸水里煮,味道苦而浓烈。村里的阿婆请史庆杰喝自家煮的咖啡,他没加炼乳喝下去,觉得胃被刮洗了一通。

接踵而来的是中午。吃过午饭后,全村都睡了,连蝉都不叫,狗瘫在地板砖上,鸡偶尔“咯哒”一声,比午夜还寂静。到下午四五点,炎热散去,村里又重新热闹起来。各家开始准备晚饭,在附近打工的年轻人也回来了。

史庆杰发现,这里很少有人家单独吃饭。总有个借口,几家人凑到一起吃。今天是这家打到了鱼,明天是那家杀了只鸡,没有借口也可以,随便打个边炉喝啤酒,一喝就喝到晚上12点。

慢慢地,史庆杰也开始睡午觉了。不仅如此,几乎每天晚上,他都去参加村民的聚餐,和不同的年轻人聚在一起。如果没有聚餐,他就去陪阿婆们打海南麻将。

一年多下来,他理解了村民:他们想要的是尊重。从那之后,他再也没有用命令的口气跟手下工作的村民说过话,即使对打扫民宿的阿姨,也是如此。逐渐地,村民也不再把他当外人。村里的阿婆杀了只鸡,会把鸡胸脯留给他的柯基犬。而史庆杰的母亲来探望他的时候,有一户人家把原本留着过中秋节的鹅杀好,送给了他。

来到村里一年后,正值史庆杰的生日,他按照当地的风俗,办了一场流水席。他想,自己吃了一年的“百家饭”,也该回馈一下大家。那天,村里几乎每户都有人到场。他感受到,在这里忙活一年,用自己的尊重换回了别人的尊重。

这一年里,他质疑过很多次,一个年轻人,为什么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村子里?一年过去,他才想明白,他正参与的,是一个古老侨村的现代化。

——?完?——

题图:南强村村口的万泉河。图片拍摄:林舒

林舒,出生于福建,毕业于集美大学艺术学院油画系,结业于广州美术学院油画系,曾任《周末画报》、《城市中国》摄影师。现居北京,自由摄影师,有时候画画。

《行走中国》是界面新闻、正午故事、碧桂园集团及国强公益基金会在今年发起的公益记录项目。我们分别前往广东、广西、甘肃、海南等地,用文字与视频呈现乡村在教育、民俗、建筑等各个层面的故事。

社会剧烈变动,而且将继续变动下去,透过每个故事,《行走中国》关心的是乡村的精神生活,探寻中国乡村的发展,以及我们共同的未来。

1

鲜花
1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该文章已有0人参与评论

请发表评论

全部评论

长春信息港

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Get最新资讯

相关分类
热点推荐
关注我们
长春信息港与您同行

客服电话:400-000-0000

客服邮箱:xjubao@163.com

周一至周五 9:00-18:00

长春信息港 版权所有

Powered by 长春信息港 X1.0@ 2015-2020

网上赛车赌博解密